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杜鹃

心尖妖娆,文字馨香,读心原创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愿得一颗心。愿应一个诺。愿陪一份情。愿承一方业。愿守一个家。愿驻一片景。愿诚一句信。。。不在乎酒醉几许,香茗几杯即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创【风筝断了线】之(三)等你,等了那么久!  

2014-07-16 07:46:25|  分类: 故事里的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【风筝断了线】之(三)等你,等了那么久! - 山杜鹃 - 山杜鹃

 

      3    等你,还要等多久?

 

     又是一个凌晨清醒的夜,我这是怎么了!?失眠成常态了。听着忧伤的歌,一字一句,祁隆那嗓子,像似在哭泣,那么凄婉,那么煽情,伴随着圩街上公鸡打鸣的声音,此刻,我却无比寂寥。

 

      曾经,多少个不眠的夜晚,没有今儿如此条件,可以用电脑打字,在这空间里倾诉衷肠,唯一让我充实的就是看枕边的书,和一遍又一遍读进哥哥的书信。“微机、电脑”这些词,还是在进哥哥信里知道的,有一次看到的信,就是用神奇的“微机”打出来的字。那是九一、九二年的时候。

 

      六、七、八、九十年代乃至21世纪初,我家还在那贫穷的小山村。没有公路,没有电灯,低矮的土坯瓦房,一条小溪特别的小,从村中间贯穿整个村子,把村庄分为南北两半。民居大部分都是独居独院,分布在山脚下,水田边,门口窗边都是茅草、树枝,呼吸的空气都有松香味或香樟味,以及泥土的芳香。溪水特别的清澈,说溪水不如说泉水更贴切些。村子四周都是山,一小片一小片的水田镶嵌在山脚下,就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耕作。据我所知,我们家是祖辈做长工修路流落到村子里定居的。

 

      村子名字叫迳山村,顾名思义,就是一个路径小而且山多的地方。可是,就这么个地方,曾经是福建、广东、江西商贸经营者们必须经过的村子。路是用石头垒成的石碣路,一米宽,随着山峦、溪流的走向,顺势铺就。有山坳的地方一步一个台阶,不高不低,挑担时走这样的路不艰难也不轻松,必须速度也要跟得上,才不会累着或扭到脚腕子,上坡的地方最能验证祖辈们的智慧和劳动成果。听说曾祖父的父亲就是做这石碣路的其中一员,要不就没有我在这村子里的酸甜苦乐了。

 

      我家那小地名叫“牌子店”,解放前是旧商人露宿落脚的地儿,就如同现今的旅舍寄宿的地方,从名字可见当年的红火和信誉程度。解放后那“牌子店”破败,被我爷爷买下,之后在父亲的努力下翻盖了如今六间一大厅的瓦房,叫什么“四扇五”的规格房,反正是客家特色的民居。坐北朝南,冬暖夏凉,倒是爷爷最中意的地方,依山傍水,刚好在村口,树木茂密,空气清新,父亲也引以为傲。

 

      我和弟弟妹妹的童年算是很幸福的,农家的孩子没有谁清闲的,六姐妹都分工明确,各执其事。大人们没等我们起床就去外面干农活了,要养活一家上十口人可不容易。早上起床后大孩子(我)挑水,挑水完后洗衣服;二孩子(我大妹)割猪草或放牛;三孩子(弟弟)喂鸡、喂猪、打扫卫生;四妹招呼五妹六妹生活起居另加嬉戏打闹。。。。到现在我还记得奶奶边煮饭边呵斥小妹们的声音“。。。细婊子,别闹了,闹啥幺蛾子。。。烦死了。。。再闹俺勺子掴死你们了哈。。。短命鬼!”奶奶是个慈祥和蔼的人,一般不发脾气,发脾气也就那几句“恶毒”语言。发完脾气,奶奶用手抓了6个饭团放在那专用的盘子里,然后一个个叫着去领饭团,调皮捣蛋的弟妹领的饭团就小点,谁乖的饭团大点且里面还有甜甜的白糖。我常常是最后一个去领饭团的,常常也是吃到糖的,一次奶奶笑眯眯地说:“这次放得是红糖,看你几天无精打采,是不是身子虚弱了?那个(指例假)正常么?有没有肚子痛。。。。”小时候,我的身体很虚弱,经常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痛的,所以,奶奶对我特别关心和照顾。从小就和奶奶同睡一张床直到我参加工作后才分开,因为工作常要加班到很晚,与奶奶特别亲近。

 

      九零、九一年那几年是我最忙的年头,每天都工作十五六个小时。那时当了村里的干部还兼任了村小的代课教师,晚上另外还要给村里38位姑娘、年轻点的姑嫂婶娘上“扫盲课”。因为当时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也因为经济条件差,孩子又多的种种原因,许多女性没有上学读书的机会,我是村子里唯一读完高中的女生。当幼童一起长大的村里姐妹,用一种羡慕和渴求的目光聚集在我身上,要求我给她们上夜课时,我无法拒绝,哪怕是无偿、义务教授她们文化,也应该。于是,我计划三年时间把她们教到小学五年级水平,够自己日常货币交易计算、农田管理农药用途用量配比知识、平常书信往来读写够用就行,教会她们查字典、自学的方法。最后,我在两年半时间完成了计划。那就是我事业的起步。那两年我同时完成了乡村公路的开通,和通电设施建设项目的落实。

 

      完成每天工作计划,回到家中往往是深夜12点多。有时候办事晚了,一个人从圩镇乡里回家步行十多里山路,疲累至极,要是那天收到蒋进的来信,心里还是甜丝丝的,不在害怕传说中的鬼神,不再害怕路边突然溜出的蛇鼠、野兽,各种归巢的鸟叫声是那么悦耳、动听。等进哥哥的信和读进哥哥的信是我那时候唯一觉得意义非凡的事情。所以,回到家后下半夜是给进哥哥写回信的最佳时间,什么烦恼劳累都是没用的,只有我与进哥哥的心灵与心灵的对话。

 

      可是,当回信发出后,等进哥哥的信成了我一段时期的煎熬。

      进哥哥,读你的信,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,等你的信,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。默默为你守候,等你,我还要等多久!?(待续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4年7月16日凌晨4:20起笔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)| 评论(8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